这篇文章讲的比较专业,也比较长。可能会需要你花费10分钟耐心去了解下。但是为什么我今天要分享这篇文章呢?主要是因为,在后市场,玩供应链配件的人还比较多,可是玩出一个名堂的,至今也还不敢有几人说可以。一方面的确是这个市场的坑比较多,二来供应链的玩法,根本不是一般创业者或者轻模式企业能够完通的。所以,这篇文章结合金融与供应链来讲,有一些中肯的观点供各位参看。

\

  
     2016年5月13日,由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关村互联网金融服务中心、国培机构联合中国互联网金融三十人论坛主办的第十三期互联网金融系列沙龙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宋华出席并发表了主题演讲。

  宋华认为,做供应链与互联网金融不太一样,供应链金融一定要先有资产,没有一个好的产业逻辑和业务逻辑就不要去谈金融。而中国的供应链金融已经走到了3.0版本,他是立足在数据、平台、知识的基础上金融性活动。他表示,供应链金融一定要从价值的设计、发现,到最后价值的过程,必须形成一个完整的闭合。如果用天秤的概念来讲供应链金融,天秤的梁就是信息化和数字化,天枰的梁是信用,金融玩的信用,所以一定要支撑出信用,风控是底座,而风控包含交易信息化、收入自偿化、管理垂直化、风险结构化和声誉资产化五个方面。

  以下内容为文字实录:

  谢谢各位,今天下午非常有幸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关于供应链金融具体的发展方面。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一个话题就是关于互联网供应链金融。因为这是我们最近所谈到的供应链金融发展的一种新的趋向。为什么我们讲供应链金融最近很火,因为供应链金融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基于产业供应链的基础之上,所延伸出来的一种金融性活动。这种金融性活动并不是获得金融本身操作中的收益,而是通过金融活动来夯实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过程。与其说是金融,更不如说是一种产业和金融结合,来优化产业过程的状态。

  怎么去认识供应链金融,我想通过几个方面来看供应链金融,第一个就是今天我们谈供应链金融的供应链,本身在发生一场革命,这一场革命引发了今天金融性的活动也在发生一场革命。供应链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一个变化原来最早讲的狭义的供应链,严格意义上不是供应链,是一个价值链,是在基于一个企业内部的采购、生产、分销这么一个过程所延伸出来的运营性活动。

  发展到第二个阶段,管理活动和运营活动延伸到上游的上游,下游的下游,开始产生了供应链这个状态。那么到了今天这个阶段,实际上各位已经发现了最近各行各业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改变,就是今天的产业互联网化。那么产业互联网化是指今天的供应链不再是简单的上游和下游,是围绕一个价值产生的过程,跨了不同的行业,跨了不同的地域,大家组成一个平台来发展。与其说是它是供应链,不如说是网络链,我叫智慧供应链。

  为什么我们对供应链有这种划分,这就涉及到金融活动正在发生一场革命。这个革命我在3月份讲的时候,用的一张图,今天的供应链和供应链金融正在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供应链金融依托的是企业内部的供应链,即价值链,就是企业层面的东西。生态的建构相对来说比较低,我们怎么来看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实际上可以从业务,从信息,以及引发的金融对企业产生的影响,这三个维度来看。

  从业务上来看,实际上在第一个阶段是在强调跨职能之间的协调,你怎么能够去产生一种管理的基础?用这个基础来管理控制金融的风险?这就需要强调跨职能协调,强调的是作业成本的细化和颗粒化。这个时候的信息系统是靠ERP来聚合信息,来管理可能因为信息缺失所导致的金融风险。从实现的目标看,它实现了企业现金流量周期。供应链金融严格意义上不仅仅是融资,是优化整个资金过程,衡量资金最有效的手段,在理论里面就讲是现金流量周期,称之为CCC。但是大家注意CCC这个概念在供应链当中是有问题的,我们怎么能够缩短现金流量周期,无外乎是三个方法,第一个就是减少你的应收,第二,增加你的应付,第三个是降低库存。但是我经常讲这种狭义的企业层面的CCC,就是现金流量周期引发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大家想一下我的应收的减少,一定是交易伙伴应收的增加,你把人家的资金给占了。我的应付的增加一定是别人应付的减少,所以我们在强调企业现金流量周期实际上是以邻为壑。怎么能够降低以邻为壑的状态,这个时候就延伸出来了供应链金融的1.0版本,那么1.0版本就是M+1+N,以应收为基础的保理性业务,以库存和存货为基础的货押类业务,还有一个就是以预付为基础的保兑业务,就开始应运而生了,所以这是1.0的状态。1.0的状态实现的结果通俗讲就是‘’我的就是我的‘’,通过把应收、保理来盘活资金,但是上下游伙伴的资金能不能得到有效优化,不一定的,1.0版本最大的特点是抱着核心企业,以核心企业的信用向他的上游和下游来做应收保理,做库存质押业务,这个业务在今天这个时代out了。实际上我们去抱1来做金融,实际上没有依存关系,没有一种实质性的合作关系。

  中国做金融有一个问题很大,最大的问题我到今天为止都认为是这么一个状态,就是中国没有信任,中国的中小企业表面上是法人,但在行为上具有自然人的特点,还不了钱就跑,就是自然人的特点。而大部分大企业是具有流氓性质的法人,能赖一天就赖一天,所以在这种状态下你想抱着这个1,你根本抱不住。这是我们第一个阶段的金融,这个阶段的金融走到了绝境,这个金融的推手是商业银行,因为传统商业银行根本不懂供应链,你要想进入到产业中去,是傍大款的思维,但是这个思维要不得,这对今天银行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供应链金融到了第二个阶段,第二个阶段更加强调的是我们的上游和下游,就是第二个层面,那么这个时候供应链业务的基础发生了改变,最大的改变不仅仅强调内部跨职能协调,更主要的强调跨组织业务的协调,如果我们的供应商的供应商,我们的客户的客户,我们的业务都不能协同起来,我们的整个信息都不能协同起来,你怎么做金融呢?你没有办法去做金融,所以必然要求的是商流是跨组织协同,物流是供应商管理库存,这种协同性的管理库存,这个时候系统不仅仅要求的是企业内部的ERP,更重要的是B2B的产业互联,如果B2B这个互联没有联起来金融就不用想了。这个时候实现的目标是叫拓展的现金流量周期,那就是说不仅是我的现金流加速,我的资金成本在降低,而且我的上下游的现金流也在加速,供应链资金成本在降低,这就是拓展现金流量周期。

  但是到了今天,实际上供应链金融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叫互联网供应链金融。互联网供应链金融不是互联网+供应链金融,这是一个狭义的概念,是以互联网为手段这样一种全面供应链金融一体化,是这么一个状态。它的特点从业务上来讲,不仅仅是上下游之间业务的协同,是所有利益相关方价值共生、互生和再生,什么叫共生,就是所有利益相关者在这个平台里面,在业务环境当中痛点在哪,价值关键点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一个低成本分享价值的架构存在?物流是联合库存管理的概念,这个时候的信息化已经不再是B2B产业互联,是产业互联网化,也就是基于云平台,云计算基础之上的信息化,也就是说我们sass化,pass化,还有IAAS化,就是我们说的软件即服务,平台即服务,和设施即服务,是基于这样一个系统。那么创造出来的目标是什么?创造出来的目标是创造现金流量周期,不仅仅是加速现金流,降低资金成本,更是在创造一个产业的现金流量周期,创造订单,创造利润,创造现金。

  供应链金融就是在这样一个阶段产生了,引发了供应链金融三个完全不同的形态。这个表概括了三个不同阶段供应链金融阶段的特质,第一个阶段强调的是互联网网络的参与者,这是对银行来讲的,银行不懂供应链,他要想做供应链金融怎么办,傍大款,他只是参与者,流程他只是在关注资金本身,我的资金安全不安全,我的资金能不能获得回报。着力的要素是应收帐款,库存和预付,基本上是这样一种有形的物,而且是静态的物。

  2.0版本的供应链金融,就是作为供应链金融服务者,本身必须具备很好的网络嵌入,1.0版本的金融,银行抓住了1,以1的信用为载体,向上游的N个客户来延伸,做保理和库存。2.0就是焦点企业,供应链金融服务者本身,所有的上游和下游,包括跟银行,跟金融机构,跟第三方所有实质性的业务,一定是通过焦点企业最终能够产生连接的。也就是说我们学术上讲的,这个供应链金融服务者必须处于网络的结构洞。

  另外从流程上来讲,强调的是多维互动,通过商业链的贸易流,通过供应链中的物流,来拉动资金,通过资金来推动物流和商流。这个时候金融的表征不是静态的应收,不是静态的库存,是流动中的应收和库存,所有这些要素在供应链中的流动,在流动中能够产生金融性的活动。

  但是到了第三个阶段就更不一样了,第三个阶段实际上出现了整个生态的结构问题,金融是一个生态,采购供应是一个生态,我们的客户是一个生态,我们的物流是一个生态,那么在多个生态当中怎么能够实现多生态的相互之间的迭代和互动,都要通过这个平台企业来实现互动。所以不是一个简单的业务互联的问题,是生态的互联。比如说举一个例子,我们今天的供应链金融,金融是一个生态,我们有第三方支付,我们有小贷,我们也有保理,我们甚至还可以资产证券化,本身金融生态跟产业生态怎么能够循环迭代,这个是今天在3.0版本互联网供应链金融里面思考的一个问题,不是一个单维的调节,是生态的调节。流程上是高度的协同化,综合了交易流程,物流流程,消费行为,甚至社交活动,等多种复杂流程之间的互动。因为多种流程互动之后,一定能给我们产生大数据,这个时候金融最核心的要素不仅仅是流动中的应收,流动中的物,还有信息和大数据。基于这个信息大数据所延伸出来的信用,在信用基础上的金融,这就构成了3.0版本的供应链金融。今天中国的金融已经走到了3.0版本,刚才主持人说了去年我写了一本《供应链金融》,现在在写第二本叫《互联网供应链金融》,因为今天产业发生了一场革命。

  我们来讲一讲这里的核心在哪里?原来我们在讲供应链的时候,依托的核心,这里面最主要的三大要素是土地、劳动和资金,而今天的供应链金融里面产业的核心要素,已经不再是土地、劳动和资金,而是数据、平台和知识,3.0版本互联网供应链金融是立足在数据、平台、知识的基础上金融性活动,也就是感知化,互联网化和协同化,我把它称之为新三化。

  怎么理解这个新三化,这就是今天看到的3.0版本供应链金融的基本逻辑,这个逻辑图的上层是产业,我们有医疗设备,手机,有机械行业,只是一种产业的呈现,这个产业的呈现核心在哪,我们做供应链金融的核心是在虚线以下三个层面,供应链金融底层化之后开始牵引了金融的变化,第一个是服务传递层,供应链运营当中,涉及到所有的服务功能模块,进出口、生产和各个采购供应,这里面我们要去考虑的服务传递层有哪些传递的服务模块,这些模块哪些是客户企业能够实现的,哪些他实现不了的。服务传递层的背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层面,我叫业务逻辑层,就是你为了实现这些服务模块,你的具体业务逻辑在哪,你没有业务逻辑不要谈供应链金融。所以我始终坚持我的一个观点,我认为供应链跟大部分做的互联网金融不太一样,供应链金融一定是先有产业,没有一个好的产业逻辑和业务逻辑就不要去谈金融。这个逻辑在今天各行各业出现了三个问题,第一个变化是生产企业必须思考生产平台的底层化,如果生产平台底层化的逻辑都没有做到的,你就不要去谈供应链金融。贸易企业要做交易平台的底层化,物流企业要做物流的底层化。

  业务逻辑最核心又是什么,最基层是基础数据层,为什么要有一个清晰的业务逻辑,通过业务运行和服务传递,最终源源不断来生成数据平台,因为只有建立了良好的数据平台,我们才能通过数据挖掘,才能刻化所有利益相关者的信用,谁能抓住这个信用制高点,你的金融就有无限发展空间。那么就延伸出了金融服务平台,所以我想今天在谈供应链金融,没有前面的思维逻辑,我们单纯谈金融,那就是瞎谈。

  下面我讲一下业务逻辑的核心在哪里,第一个是生产服务平台的底层化,第一个阶段作为制造业和生产业,你怎么能够帮你的上游和下游,和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去提供一个供应链的咨询管理方案,这是我们做金融的一个切入点。因为我们今天很多的产业企业,我们的上游企业,我们的客户企业,各种利益相关者一个很大的问题,整个供应链怎么去优化,怎么去实现,很难实现,你能不能给他提供这么一个方案,我上月刚去浙江的一个企业叫宏伟供应链,为核电来提供服务,现在核电涉及到多种各样的设备,多种多样的材料和工具,你能不能给大家做整个物资采购的大包,这个咨询方案你能不能提供,这是作为生产性的企业必须要做到的。

  再就是在研发过程当中,所产生的一种底层化服务,这个底层化的服务包括技术工程现场服务,因为你是生产企业,能不能为客户提供工程现场服务,技术服务。还有一站式的采购服务,还有云仓储管理服务,更主要的还有研发应用基础方案,这个东西做到了,就马上能实现这四个,一个是数据信息管理,还有国际物流管理,还有一个就是金融,还有一个是产业孵化。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这四个方面是渗透不出来的。那么生产服务底层化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生产运营,就是整个生产过程中的实施,这个实施也有大量的企业有很多的痛点,这个痛点我们需要帮人家解决。

  今天正好海尔金融的陈总在这里,正好是上个星期我也去了海尔,我就想讲一下海尔的情况,我了解到海尔现在供应链金融里面,实际上针对经销商做了一个供应链金融,我觉得无疑对制造业来讲是一个极大的突破。海尔为什么会有供应链金融?就是因为他们的改革带来的变化,现在是三化,创客化,网络化和平台化,再加上人单合一,实际上,海尔张瑞敏提的这个概念,其目的通过创客化、人单合一,让企业能够对接终端客户,能做一种定单化,可能会出现去中介化,使得今天的制造业要直接面对终端经销商,但终端的经销商没有那么多的资金,这就是人单合一带来的挑战。

  面对这个挑战,他们开发了针对产品分销的供应链金融,他们做的是两款,一款是货押模式,更高一级的是信用模式。比如说经销商先要通过B2B官网下单,第二步要去考虑你的这个情况,你的一个状态,那么在这个状态之下,你要申请货押,首先要付30%的货款。大家会问为什么会有货押,家电经销商春节来了,要囤货,很多经销商到了年底要返点,要大批量的进货,必须要有货押的状态。首先要先付30%,要申请货押,申请货押之后,海尔需要把所有经销商业务的数据导给商业银行,他们现在合作的是平安银行,还有中信银行,还有正在谈的青岛银行。但是银行要给企业贷款最起码要20多项的材料递交,资产负债表,财务报表,所有项都给填了。但今天中小企业有多少企业能把这20多项拿出来的,即便拿出来的,报表也不是真的,上市公司90%的财务报表都造假,不可信,所以必须要掌握业务数据,你没有业务数据银行真的不敢放贷。数据导过去之后,付款到他的监管账户,实际上付给的是海尔财务公司,因为海尔财务公司是代表海尔工厂来进行收款,通知他进行生产,生产以后就要放到日日顺物流里面做质押监管,什么时候来赎货,我才解除质押,这就是海尔供应链金融当中的货押模式。

  货押模式还是一个浅层次,他们做得更有意思的就是信用贷,他们的操作是,首先让经销商报六周的需求计划,每周进行滚动,如果你的实际需求和报的六周的计划吻合度高,对经销商就有奖励,希望报的计划跟实际的计划应该是吻合的。信用贷是基于经销商销售额的5-7%做信用贷,生成当月的预订单,直接根据海尔的官网向智慧工厂进行生产,生产之后给日日顺物流公司配送,配送完成提供信用贷之后,定向向海尔财务公司进行支付,产品到了经销商以后,归还资金。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做法,实际上完全是基于经销商经营过程中的信用来产生的一种金融行为。

  实际上我们还聊了一个问题,我说这个时候你还在收融资费,因为海尔没有牌照,没有直接做金融的牌照,这里面就有一个委托的概念,实际上贷款是银行在贷,海尔只是在收一个手续费,1%的手续费,银行收了6厘、7厘。而做得更极致的是连利息都不要,完全可以用银行承兑来做,经销商在货押模式的时候,直接要求银行开承兑,银行只收开票费,大概是千分之二点五,海尔照样可以拿1%的手续费,整个经销商要支付的是0.10多的费用,这个完全可以做到。这样进一步大大降低了这个平台当中所有的客户整个资金成本,加快资金流动,这是底层化很重要的一点。如果一天到晚还在想挣利息费,你在将来一定会死掉。我认为你给利益相关者的利率应该是这个行业平均获得利率减去2-3,如果这个行业当中企业为了获得资金,平均利率是1分,你就需要做到6-7厘,如果还想高于行业的平均利率,那就是高利贷。你能不能做到底层化,能否大大的降低整个成本、加速资金流动,这才是我们要做的。因为他对实体经济起到了真正的作用。如果依附在实体经济上,即使要1分2,1分5,某种意义上也在摊薄他的利益,这就是我认为的生产服务的底层化,海尔做得非常不错。当然,他们下一步还有发展的空间。他们现在最大的制约就是要想做批量审批,而银行的批量审批还做不到。第二个问题是海尔现在还没有真正延伸到了供应商最底层的金融问题,他只是经销商,而且还不是全部经销商,有1.7万个经销商,现在只做到了7-8百个经销商。

  还有一个生产服务底层化的例子就是宏伟供应链,按道理来讲这个行业是非常不好做的,他服务的对象是核电,国电、国核、中核建都是国家大垄断企业。而且这个行业更不好干的是上游也够大,甚至有一些是外资。但是他们现在为什么能发展?大家可以看一下他们建构的生产平台,从进出口到一体化采购、技术研发、云仓储平台,到工厂现场,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慢慢的开始探索做供应链金融。如果要建一个核岛,这种工程建设每一个细分的品类都有大量不同的规格不一样,来源不一样,状态不一样的物资问题,所以他们提出了物资大包,就是我们说的一体化采购,这样可以大大降低中核建整个的采购运营成本。在这个过程中做了采购交易平台,还有就是技术研发应用创新平台,但宏伟并不是做技术研发的技术本身,而是做整个技术研发所有材料的供应解决方案。

  此外,宏伟还在做云仓储,核电里面必须有一些部件要做仓储,但如果每一个核电都要用仓储,这个仓储压力太大,而且问题的关键是这个零部件也许4年、5年、10年都用不上,但是必须要存,因为这个核电要求的安全性很高。宏伟先做了一个叫虚拟的JMI就是虚拟的联合库存。其实不管是浙江的核电,还是广东的核电,核电的材料要的是一样的,可以建联合库存管理,这样大大降低整个用户企业本身的库存压力。一旦这种联合库存实现了以后,供应商也得到了好处,他能够有效知道我应该供应什么,供应多少,我的库存里面还压了多少,反过来基于这个云仓储就可以做物流金融。还有一个就是供应链金融的平台,现在他们在和中电投、投融资、包括还有中广核等在共同打造供应链金融的平台。这些例子都是非常典型的反应到生产服务底层化的业务逻辑之后再去做金融,这个底层化你做不到,做金融全部是瞎弄。

  第二个就是作为流通企业,流通的底层化,刚才讲的是生产服务的底层化,作为一个贸易型企业他的底层化,第一就是为生产商,为下游客户怎么能做高效率,低成本,或者无成本的分销服务。比如说为生产商做市场覆盖、管理库存、订单处理支持,包括对客户的可得性服务、信用支持、品类管理和风控等,实际上实现更有效率的流通渠道,这是做贸易里面非常典型的。

  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阿里巴巴一达通,他是怎么做的呢?中国的中小加工企业出口三个问题,第一,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订单在哪,海外的客户在哪也不知道。第二,即便找到了海外客户,我也不知道他的信用好不好。第三,一旦涉及到进出口,必须涉及到通关、报关、保险等,中小企业往往没有这样的能力,他想干,但是很难干。中小企业出口当中,原来最重要的结算方式是信用证,大家都知道信用证涉及到开证和仪付,站在仪付行的角度,一旦你的单证出现不符点,就不行,我们今天中小企业有多少高素质的人才管理自己的单证,况且国际贸易还涉及到语言,更主要的问题08年之后中国加工企业的结算方法已经不是信用证了,甚至连DP都不是,是OA,OA是赊销。今天中国实体经济不好干,2015年中国中小加工企业出口,赊销比91.8,出口100美金,91.8都是赊销。即便我能接到一个大订单,我都不敢接,资金都把我压死了,今天实体经济遇到的问题就是这些问题。

  那么一达通切入进去了,只要你进我的平台,我来负责对上下游的征信,他对中国的加工中小企业做信用调查,反过头来对海外的买家做征信,他是跟中国信用保险合作的。所有的交易通过我的平台来进行交易,我来帮你通关,帮你报关,谈保险,谈货运,结汇和退税,我不收你的钱。如果利用他的困难咬他一口,那不叫服务实体经济,那叫利用实体经济。

  那么他的利益在哪儿?第一是隐含的收益,他没有向加工企业收过任何一笔手续费,只要这个业务是真实的,是我来操作的,必须有隐含收益,我跟保险公司来谈,保险公司就给我很多折扣,还有退税,退税就有金融性收益。现在一达通国家给他退税的时间是三天,原来大概是20-30天,一般一个企业去退税大概要几个月,金融玩的是时间,不一定是高利率,一定是玩时间。第三,他的收益就是融资,给企业做了一个叫信融保和赊销保,现在最主要的业务就是赊销保。

  2010年马云入股,2013年马云百分之百收购,阿里巴巴一达通现在玩得更好。2014年被马云收购的一达通干了一桩事情,所有加工企业在我的平台里面,我不仅不收你的手续费,我贴,提了一个概念,如果你真的出口了一美金,我倒贴你三分钱人民币,不是在美国圈的钱,而是阿里巴巴一达通通过这个平台本身挣的钱,这个钱都不要,贴回给你。他是想进一步做加工企业的底层,就会延伸供应链金融,什么供应链金融?流水贷,第一,你必须大量的物流业务在我平台上跑,最起码积累所有近半年的业务都是在我的平台跑的,我给你做信用积累,因为报关、通关业务都是我来的,掌握了所有的业务,我给你做信用,你可以申请额度,中小供应商和加工企业可以申请额度,我根据你的信用,我给你批额度,批了额度以后,这个时候你就要开始申请流水贷,前提条件你的这一笔业务必须在我的平台上跑,我来操作。你委托出口业务让我来操作,来完成这个服务,我跟海外买家进行联系。

  当时组织深圳论坛的时候,我就把一达通第三把手首席风控官请过去了,他以前做的方法让中国中小企业去承接海外优质的大额订单,今天海外的订单越来越碎片化,海外的买家越来越屌丝化,买手是小买手,订单已经不是大订单,是碎片订单,这就导致了供应链金融当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解决不了,就是信用。原来海外买家是中国信用保险做的,中信保只能覆盖大企业,屌丝企业根本覆盖不了。我问他你们的风控怎么做?其实我知道他们在玩什么,他们为了做供应链金融,在美国与Lending Club合作,在欧洲与Iwoca等合作,玩的一个E Credit Line融资,你必须在我的平平台里面有半年以上的业务记录。同样一个道理,根据业务记录,我给你做信用积累,阿里巴巴一达通把他所有的交易数据和信用数据全部传递给境外金融机构,我告诉你他是什么状态,根据你的信用判断,最后你向海外买家提供授信。如果海外买家的中国供应商需要授信,这是一个反向采购,同样的一个道理,因为把交易信用都告诉了你,在中国同样可以给你提供资金,不断的积累信用,这就是他们干的E credit line融资。

  之后他们搞了一个TA,什么概念?跟流水贷也不一样,而是把你过往所有的交易单证交给我,不一定通过我的平台,你可以通过别的,但是你把你的单证给我,给我干什么,我审你的单,阿里巴巴一达通跟海关都在对数据,看这个单是真的还是假的,然后给你审一个TA额度,真的要拿这个钱的时候,就不一样了。第一海外买家要预付一部分款,我了解的情况是40%,然后在这个时候这一笔业务必须通过我的平台来给你完成,我给你提供额度范围内的资金,由我进行交易出口的执行,到海外买家收回款。现在国家对阿里巴巴一达通很敏感,前几天我们在中物联开会的时候,我问商务部的一位领导,你们是管理商务的,你们对某个地域,中国中小企业加工数据比阿里巴巴了解多吗?他说比不过阿里,阿里是真实的数据沉淀。从一个企业的层面角度来讲,这叫贸易企业做的交易底层化的供应链金融,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今天要关注的一个很重要的话题。

  所以供应链金融不好玩,不像互联网金融好玩,互联网金融P2P众筹,搞一个平台收资金。供应链金融的供应链底层做不好,那就是天方夜谭谈供应链金融。

  还有物流底层化,一定是从几个维度来讲的,第一个是提供物流维度的特征,第二个是跟客户的关系特征,第三,拥有核心竞争力,这里面列了所有第三方物流如果你想做供应链金融,你必须要具备所有的要素,例如你必须要有广泛的供应链知识,物流基础的整合能力,分包的能力,这些要素你做不到,别玩金融。这是物流公司做供应链金融的一个逻辑。

  顺丰2015年大规模做金融,顺丰有一套体系在那,几十个一级中转站,200多个二级中转站,还有自己的航线,还有自己的国际联盟对象,所以基于这样一套系统,他们往金融开始发力,做的第一个是仓储融资,你全程都是通过顺丰的体系,对电商征信,基于顺风仓储做融资,还有订单融资,电商打订单的时候都通过顺丰订单平台里面来打,最后帮他来解决融资的资金问题,物流全程必须交给顺丰。顺丰也在做顺丰优选,所以也在做保理融资,还有顺小贷和顺首手付。他先把物流底层化之后开始做金融,包括今天看到的企业有很多,比如说厦门一个做糖了,不仅仅把物流底层化了,现在开始做上糖网了,涉及到糖的现货交易、套期保值以及进口,他这些东西都纳入到平台上去做的。

  这些就是企业做供应链金融的业务逻辑,这个业务逻辑不能实现,就没有供应链金融。

  怎么去看待今天供应链金融?

  第一首先你要了解供应链,产业到底什么状态,上下游什么情况。所以我经常讲,因为很多企业都找我,跟我讲说宋老师,你说说我们怎么做供应链金融,我也想玩这个,第一点你了解不了解你的行业,中国千亿级以上的产业集群有多少个,500亿级的产业集群有多少个,如果连这个数据都说不出来,你想做供应链金融,是有点做梦。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中国千亿级的产业集群有61,一个不会多,一个不会少。500亿级的产业集群有162个,不把产业吃透,是不可能做供应链金融。上下游把握了以后,这个时候就开始出现了供应链金融生态,生态有一个综合集成的平台,这个平台要把供应链当中所有的商流、物流的数据、信息,能够进行集成,来集成到一个整合数据平台上,这就叫综合集成DT平台,那就是说物流平台+政务平台+业务平台+支付平台,能够把数据在这里面进行完整的集成,将来做供应链金融会专职做这个平台。美国做供应链金融有一个专门的公司,叫PrimeRevenue,下一个浪潮不一定每个人都是直接在做融资,但是你能够做到人家DT平台,你也够牛的。

  第二个是综合服务管理者,就是真正会操作供应链金融这帮人,根据整个数据来评估供应链金融当中的企业特点,最后来优化资金流。当然还有就是流动性提供者,目前的流动性就是给钱那个人,传统给钱的人是银行,我经常讲银行赶快改,真正冲击银行业务根本不是互联网金融,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因为我觉得今天互联网金融里面,特别是P2P平台里面,大部分都是骗人的,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动摇银行,真正冲击银行的是供应链金融,因为真正把他的奶酪动了。今天你不转型,一定是从主角变成配角。传统借贷当中,银行牛得一塌糊涂,原来是主角,在供应链金融我们把它沦为配角,就是递水,唱戏的是产业的企业,银行口渴了,递水给他,如果到了3.0阶段,我连递水的机会都不给你,断他的后路。银行要听我第一天的课,真的很失望,从主角变成了配角,听我第二天的课,真的绝望了,连水都不要了。你企业再好,也就给你基准利率,现在境外的资本成本就是两厘多,我可以用境外资金。更何况我还有其他的手段,互联网金融跟供应链金融结合还是比较好的,还可以有多种金融渠道,我们一定会做到只要你有好的供应链,我们可以做资产证券化。这是资金来源多元化,我压根儿就不要银行,银行到最后真的会死,他彻底觉得自己没了。银行要不改,一定死掉。

  供应链金融有三个生态迭代,第一个阶段是金融只是要素,第三个阶段金融是生态,产业生态跟金融生态循环迭代,这是创新企业的生态,三个生态循环迭代。

  最后总结一下供应链金融的概念,我喜欢用天秤概念来讲供应链金融,所有的微观金融都是一座天秤。天秤的梁是信息化和数字化,没有这个梁就不叫天秤了,而信息化和数字化在今天要做到SAAS化,PAAS化,IAAS化,这个梁所支撑出来的柱是信用,金融玩的是信用,所以一定要支撑出信用。

  而金融的底座是风控,风控我概括为五点:第一、供应链金融的核心要素是业务闭合化,供应链金融一定要从价值的设计,价值的发现,价值的传递,到最后价值的过程,必须形成一个完整的闭合。第二个是交易信息化;第三,收入自偿化,所有的供应链金融的风险一定能够以确定的未来收益的覆盖;第四,管理垂直化;第五,风险结构化,你不可能没有风险,但是抵御风险有哪些手段?而且这些手段都是有的优先权的。什么是优先权?如果我们出风险了,所有的弥补风险的手段都失效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手段就是保险了,我可以明确的说,你死定了,保险到最后救不了,保险可以成为风控的第一个手段,绝对不可能成为最后一个手段,中国的保险耍流氓,真的出现了问题,他就不管你了。还有一个就是声誉资产化,在互联网供应链金融这个时代,声誉资产化很重要。

  天秤的两端,一端是资金,一端是资产。P2P这样一种互联网金融最多只能叫资产端的改变,而在今天的中国优质资产是稀缺的,中国人缺的不是钱,中国人缺的是资产。真正有竞争力的实体产业是中国最缺的。而另外一端就是资产端,供应链金融是用资产对接资金,不是用资金去找资产,业务逻辑都不一样。问题的关键是这两端真的可以结合,互联网金融+供应链金融就变成了循环迭代的概念,我可以有银行、有小贷、有第三方支付、还有委托贷款和资产证券化,同样产业端能够对接起来,这样就构成了一个完整微观金融的生态。

专场

股权众筹2016年趋势展望
股权众筹2016年趋势展望股权众筹是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中国互联网金融的逐步成长,中国式股权众筹也取得了跨越式的大

案例


提建议